随着刀片离开,伊利亚期待的解脱并未如愿。

    相反,一种难以言喻的余痛仍然缠绕在他的身T里,仿佛是一种残留的记忆,时刻提醒着他刚刚经历的痛苦。

    即便刀刃已经不再接触皮肤,他的神经仍在如针一般刺激。

    每一次呼x1都带来微妙的痛感,每一次心跳都像是在扩大伤口的伤痕。

    这种幻痛让他难以摆脱那刀刃的存在,仿佛它仍然留在了他的身T里。

    或许这就是创伤的余烬,一种无法轻易摆脱的心灵痛苦。

    即便在理智告诉他刀已经离开,身T仍然在经历着那一刻的折磨。

    而这幻痛,宛如一场无形的战斗,让他感到即便逃脱了Si神的镰刀,灵魂仍在刀锋的威胁下颤栗。

    那么,莉莉萨呢?

    此时的莉莉萨,却心满意足地微笑,似乎幸福无b。

    与他的痛苦截然相反的对b。

    “亲Ai的,”

    莉莉萨的红唇温柔地吻在那令人心惊胆战的血痕之上,只有内心被充盈的人,才会发出如此令人放松下来的声音,不然,那就是在蛊惑,是骗局。

    “我Ai你。”她柔下声音,听上去宛如潺潺春水。

    莉莉萨那小巧温热的舌头卷着红sE的血珠,刺入他的皮r0U,令他又忍不住冷汗直流,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