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y的ROuBanG……戳得好舒服……”

    莉莉萨的红唇Sh润,JIa0YIn着露骨的词句,让伊利亚的yjIng在她的T内一跳,这就换来莉莉萨更cHa0Sh的回应,甘霖浇了gUit0u一身。

    莉莉萨感到舒服的时候,xia0x就会锁紧,像是害羞的含羞草,一碰就要紧紧闭合,咬着人的手指不放。

    “不要咬……哈啊、太紧了……”

    伊利亚蹙眉,真是甜蜜的烦恼,他条件反S地挺了挺腰,坚y挺翘的ROuBanG就那样结结实实地有力撞到了g0ng颈口,挤压到了她的尿道。

    莉莉萨从不压抑自己的yUwaNg,在被yjIng戳到自己那处最柔软的软r0U的时候,她的声音犹如高亢的鸣鸟,全身忍不住震颤,然后温热的泉水尽数倾泻而下。

    “嗯、嗯呀……真是、好狗……”

    莉莉萨叹气,带着餍足。

    莉莉萨的xia0x在ga0cHa0的时候会激烈地震颤着,然后在ga0cHa0完毕后,余韵中又会紧紧地x1ShUn着ROuBanG,整根吞入,像是贪吃的孩子。

    “好紧、好Sh……啊、这、这是……”

    “嗯……好y的ROuBanG……戳得好舒服……”

    莉莉萨的红唇Sh润,JIa0YIn着露骨的词句,让伊利亚的yjIng在她的T内一跳,这就换来莉莉萨更cHa0Sh的回应,甘霖浇了gUit0u一身。

    莉莉萨感到舒服的时候,xia0x就会锁紧,像是害羞的含羞草,一碰就要紧紧闭合,咬着人的手指不放。

    “不要咬……哈啊、太紧了……”

    伊利亚蹙眉,真是甜蜜的烦恼,他条件反S地挺了挺腰,坚y挺翘的ROuBanG就那样结结实实地有力撞到了g0ng颈口,挤压到了她的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