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钧一发之际,汽车车头停在了少nV的小腿边,万幸只是贴着她的皮肤、没有撞到她。

    “呼……”

    克里夫满头冷汗,瞪大双眼,从眼镜中看向前方。

    那个少nV拽着狗绳,转过头来。

    她戴着太yAn镜,看上去并不像他那样惊吓。

    相反,她拉下墨镜,懒懒地抬眼朝他打量了一眼后,露出一个毫不在意的冷笑后,转身牵着狗走了。

    克里夫还处于差点闹出人命的惊魂未定中,然而少nV已经像没事人一样地走了。

    真是奇怪的nV孩。

    克里夫从后视镜里看着少nV亭亭玉立的身影离去,呼出一口气,调整呼x1。

    直到后来,他某次走路回家,看见那个nV孩从社区里的某栋房子里走出后,他才确定原来他们算是一个社区的邻居。

    “嗨。”

    在千钧一发之际,汽车车头停在了少nV的小腿边,万幸只是贴着她的皮肤、没有撞到她。

    “呼……”

    克里夫满头冷汗,瞪大双眼,从眼镜中看向前方。

    那个少nV拽着狗绳,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