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莎。”克里夫严肃地说道,“我说过了,这不好笑。”

    “用钱吊着人结婚,那才叫好笑呢。”

    少nV轻蔑地扬了扬眉毛,像是被自己的说的话逗笑了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向随和的克里夫皱起了眉,虽然少nV嘲笑的是他的妻子,但是这也不是在间接地骂他是冲着钱才结婚的混蛋吗?

    “够了。”克里夫站起身,压着声音道,“我想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家了,莉莎。”

    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想起自己从来没和少nV说过夫妻两人的财产情况,也忘记了去探究少nV是从哪里听来的闲话。

    “东方有句话,翻译过来是‘不因别人不了解我而不生气,这才是君子作为’。而你……我笃定,我相当了解你这种人。”

    少nV抬眼慵懒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果然,你不是个君子”。

    而后,她优雅地站起身,美丽的眼睛和他对视,一字一句地说道:

    “克里夫,你对你的妻子、你的儿子们,也是一不顺心就大吼大叫吗?尽管他们说的是事实?”

    临走前,她转过身,用含有深意的眼神,说道:

    “莉莎。”克里夫严肃地说道,“我说过了,这不好笑。”

    “用钱吊着人结婚,那才叫好笑呢。”

    少nV轻蔑地扬了扬眉毛,像是被自己的说的话逗笑了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向随和的克里夫皱起了眉,虽然少nV嘲笑的是他的妻子,但是这也不是在间接地骂他是冲着钱才结婚的混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