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yu裂。

    克里夫拖着步伐打开了家门,头也不抬地习惯X地开了墙壁上的灯。

    “哈。”

    他疲惫地叹了口气。

    家里安静得像是殡仪馆,他的房间就是棺材,他是个早该Si去的人。

    已经是不惑之年,可是克里夫却是个孤家寡人,没有孩子,没有伴侣。

    生活孤寡得令他的朋友不可思议:“克里夫,你真该交一个nV友!至少,也该养个宠物吧!”

    对此,克里夫仅是微笑着打着哈哈过去了,不乏有人猜测他是同X恋。

    然而如今社会风气早已开放,同X恋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不过,克里夫斩钉截铁地否认了这一点。

    于是,谁也不知道克里夫为什么要过着如此乏味的生活:一个人,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哪还有什么意思?

    更何况,如今,克里夫已是一家新锐公司的总经理,他不缺钱,为什么不尽情享乐呢?

    头痛yu裂。

    克里夫拖着步伐打开了家门,头也不抬地习惯X地开了墙壁上的灯。

    “哈。”

    他疲惫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