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丽莎同克里夫离了婚。

    简易的离婚法庭上,他溃不成军,也无从辩驳,已经做好了丧失一切的准备。事实上,除了他的公司,丽莎什么都没给他留下,双胞胎孩子他们各人分得一名。

    至今,他仍记得伊利亚抱着兰德里克痛哭的模样,下一幕他们就被大人各自拉开。

    不论克里夫怎么挽回,丽莎态度坚决:

    “我受不了,克里夫。太恶心了,你居然和那样邪恶的nV孩厮混在一起来报复我!你们都该下地狱!!”

    这一切对丽莎的打击太大了。

    见丽莎那濒临崩溃的癫狂模样,克里夫已知无法挽回。

    而自那之后,少nV也神秘地失了踪,那唯一有家具的房间也变得彻底空空如也。

    仿佛是一场恶作剧,让克里夫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是恶魔,专门来毁坏他的家庭,摧毁他的人生。

    克里夫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

    丽莎恨他和少nV,克里夫无可辩白,他问心有愧。

    但是即使丽莎再怎么恨他,她永远是一名好母亲,她允许定期让伊利亚探望兰德里克一次,作为条件是她也要定期探望伊利亚。

    后来,丽莎同克里夫离了婚。

    简易的离婚法庭上,他溃不成军,也无从辩驳,已经做好了丧失一切的准备。事实上,除了他的公司,丽莎什么都没给他留下,双胞胎孩子他们各人分得一名。

    至今,他仍记得伊利亚抱着兰德里克痛哭的模样,下一幕他们就被大人各自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