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哈……不听话呢。”当他高挺的鼻梁蹭过她的y时,莉莉萨的红唇边泄露出一丝甜美的吐息,“就那么想T1aN?”

    “想……我喜欢你的x。”

    像只丧失了理智的疯狗,伊利亚的语气带着急切,他盲目地张着嘴巴、伸出舌头,努力地T1aN着莉莉萨的y和x口。

    啪嗒啪嗒的T1aN舐声从身下传来,伊利亚犹如口渴的狗,舌头一下又一下地T1aN着她的sIChu,他小心翼翼地分开她的y,舌尖努力挑逗着Y蒂,嘴唇也不忘记hAnzHUY蒂,口腔也时不时地用x1力吮x1着。

    “嗯哈……真是……合格的狗。”

    莉莉萨的x壁忍不住颤抖,x口一缩一缩着流出更多的mIyE,可是每当它们才到x口的时候,伊利亚就极为快速地用舌头和口腔接住,大口大口地饮着,仿佛他生怕浪费一滴。

    蹲坐着有些累了,莉莉萨感到自己的小腿略微发麻,再加上伊利亚T1aN得越发卖力,当他的牙齿轻轻地碾压着y1NhE的时候,她的xia0x喷出一GU清流的同时,莉莉萨惊呼一声,脱力跌坐在他的脸上。

    “唔唔……”

    突如其来被颜骑压迫的伊利亚感到窒息般的难受,他挣扎着,可是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根本逃无可逃。

    “哈啊……继续T1aN啊,公狗。”

    莉莉萨仰头,眼睛眯着,她极为享受着他的鼻梁摩擦着她的Y蒂、柔软的唇瓣贴在小y上。

    “嗯哈……不听话呢。”当他高挺的鼻梁蹭过她的y时,莉莉萨的红唇边泄露出一丝甜美的吐息,“就那么想T1aN?”

    “想……我喜欢你的x。”

    像只丧失了理智的疯狗,伊利亚的语气带着急切,他盲目地张着嘴巴、伸出舌头,努力地T1aN着莉莉萨的y和x口。

    啪嗒啪嗒的T1aN舐声从身下传来,伊利亚犹如口渴的狗,舌头一下又一下地T1aN着她的sIChu,他小心翼翼地分开她的y,舌尖努力挑逗着Y蒂,嘴唇也不忘记hAnzHUY蒂,口腔也时不时地用x1力吮x1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