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那个人一直都在这个房间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吗?伊利亚心想。

    难道莉莉萨允许别人观看他们的欢Ai吗?难道莉莉萨不对他有占有yu吗——他是指,难道她不想让他这样的痴态只在她面前暴露吗?她怎么可以分享他呢?

    想到这里,伊利亚的胃部发痛。

    “把这只小狗带下去。”

    莉莉萨对那人说道。

    接着,伊利亚听见了车轮声的声音——那是莉莉萨坐上轮椅远去的声音。她离开了房间,电动轮椅的声音逐渐远去。

    莉莉萨,有人帮你推轮椅吗,莉莉萨?怎么可以劳烦你自己亲自时刻盯着路况呢,莉莉萨,他想要帮你推轮椅,把一切交给他,你只要坐在轮椅上发呆就好了。

    胡思乱想时,伊利亚感到一个人的脚步声b近了他,在他的身边停下。

    他感到些许窘迫,因为视觉被剥夺,他更加尴尬:他现在浑身ch11u0地躺在地上,又被捆住双手,尽管莉莉萨离开了,他的yjIng甚至还在半y中。

    “你可以起身了。”那人声音沉稳平静,像是熟视无睹他的狼狈。

    “哦……我……”

    难道那个人一直都在这个房间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吗?伊利亚心想。

    难道莉莉萨允许别人观看他们的欢Ai吗?难道莉莉萨不对他有占有yu吗——他是指,难道她不想让他这样的痴态只在她面前暴露吗?她怎么可以分享他呢?

    想到这里,伊利亚的胃部发痛。

    “把这只小狗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