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风再次呼啸而过,她感到脸上微微刺痛,而后是冰凉的Sh润。

    啊,下雪了。

    风夹带着绵软的雪花,粘Sh了莉莉萨的睫毛,让她不停地眨眼,她索X闭上眼睛。

    可是她终究没有C纵着电动轮椅离开这走廊的窗户,任由寒风吹拂她的头发,鸦羽般的黑发像海藻般飘散。

    莉莉萨闻到风中桉树的味道。

    “你会感冒的啊”。

    又是熟悉的声音,仿佛那个人就在她的身边。不是伊利亚,她没有想到伊利亚,那是另一个人。

    莉莉萨睁开眼睛,不用转头,就知道自己在这走廊里,是孤身一人。

    她表情冰冷,是没有人可以读懂的扑克脸,如冰雪nV王,坚毅又高华,犹如闪闪发光的冰山尖顶。

    莉莉萨一言不发,她C纵着电动轮椅,离开了可以望见大片大片桉树的窗边,七拐八拐,直到她自己的房间。

    莉莉萨的房间以黑棕sE调为主,大得有些空旷。地毯柔软,毫不怀疑,也许躺上去就可以让人萌生睡意。

    冬风再次呼啸而过,她感到脸上微微刺痛,而后是冰凉的Sh润。

    啊,下雪了。

    风夹带着绵软的雪花,粘Sh了莉莉萨的睫毛,让她不停地眨眼,她索X闭上眼睛。

    可是她终究没有C纵着电动轮椅离开这走廊的窗户,任由寒风吹拂她的头发,鸦羽般的黑发像海藻般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