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莉莉萨挑眉,看上去并不满意,“‘你’是谁?”

    伊利亚的后背猛地发凉,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这里不是外界,这里是罗西城堡,是莉莉萨的领地,是莉莉萨的帝国。

    在罗西,阶级分明:主人,仆人,奴隶。

    尊卑有序,奴隶怎么能对主人不带任何敬语的称呼?

    伊利亚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快速认错,且称呼莉莉萨为主人。

    可不知为何,嘴巴如被堵住的葫芦,怎么也发不出一声。

    她是莉莉萨,她是莉莉萨。

    在罗西,她是nV王,是暴君,是绝对的权威。

    可是,她也是莉莉萨啊,是他的Ai人啊。

    “‘你’?”莉莉萨挑眉,看上去并不满意,“‘你’是谁?”

    伊利亚的后背猛地发凉,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这里不是外界,这里是罗西城堡,是莉莉萨的领地,是莉莉萨的帝国。

    在罗西,阶级分明:主人,仆人,奴隶。

    尊卑有序,奴隶怎么能对主人不带任何敬语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