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想看就会给你看吗?”

    莉莉萨轻笑,她并没有解开伊利亚眼上的纱。

    她狡猾地蹲坐下来,轻纱撩过他的脸庞,属于莉莉萨的香味更加浓郁,直到她的sIChu悬在他的脸上,隔着微妙的距离。

    啊、啊……天啊,莉莉萨,他的莉莉萨……

    那诱人的、cHa0Sh的、柔软的如蜜桃果r0U一般的圣殿,是否就在他的眼前?

    yjIng开始发痛,马眼流出的透明YeT一滴接着一滴地顺着bAng身滑落。

    莉莉萨恶趣味地用指尖接住那往下滴的前列腺Ye,手指逆着滴落的轨道回到它的起点。

    她的指尖犹如羽毛一般,惹得他身上和心下发痒。

    “啊……莉莉萨……”

    伊利亚不由得轻呼出声,腹部因为紧张和刺激而紧绷,腹肌更加明显。

    “你以为你想看就会给你看吗?”

    莉莉萨轻笑,她并没有解开伊利亚眼上的纱。

    她狡猾地蹲坐下来,轻纱撩过他的脸庞,属于莉莉萨的香味更加浓郁,直到她的sIChu悬在他的脸上,隔着微妙的距离。

    啊、啊……天啊,莉莉萨,他的莉莉萨……

    那诱人的、cHa0Sh的、柔软的如蜜桃果r0U一般的圣殿,是否就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