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宽敞的房间,家具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有的浴室和卫生间,窗帘紧闭,伊利亚不知道窗外是白天还是黑夜。

    也是此时,伊利亚才得以打量这位罗西城堡的仆人:

    他有着黑sE的头发,一张冷酷都市男X的面孔,气质帅气时髦得有些凌厉。他没有多余的表情,非常平静。

    ——这是最初和莉莉萨相遇时,推着莉莉萨的轮椅的那个“朋友”。

    不过,他的衣服很是奇怪——除去白sE衬衫上衣,他的上身还穿着像是枪套式背带的东西,x前还有一圈黑sE的皮带从左x横着到右x;黑sE的西装K绑着几圈皮套腿环。并且,这些皮带上有着规律的银sE金属扣。

    “等下我也会把你的衣服送过来。”那人像是明了伊利亚的打量,这样说道。

    “你说衣服,是指……除了衬衣和K子,还有你身上这种奇怪的皮带?”伊利亚问道。

    “不,不包括衬衫和K子。”他解释,“奴隶的衣服只包括皮带。”

    “什么?!”伊利亚惊讶:难道这意味着他不仅要ch11u0着,还要在lU0露的皮肤上绑上皮带?

    他再次打量黑发男子的衣服:天啊,这样的话,不是相当于lu0T吗?

    “这样的话,方便主人调教你。”黑发男子说道。

    “调教?那是什么?”伊利亚睁大眼睛道,“你……你也穿着这种皮带,尽管你穿着衬衣和K子,难道她也会调教你吗?”

    “只要主人有所命令。”他讳莫如深,不再继续向下,“在罗西,主人的命令是不容置疑的。你要时刻谨记:你是主人的奴隶。”

    这是一间宽敞的房间,家具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有的浴室和卫生间,窗帘紧闭,伊利亚不知道窗外是白天还是黑夜。

    也是此时,伊利亚才得以打量这位罗西城堡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