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忍耐,我的小王子。”

    莉莉萨伸出手臂,搂着他的脖颈,寻觅着他的唇瓣,与他接吻,温柔而热烈,仿佛会包容他的一切。

    兰德里克睫毛颤动,他犹豫了下,便热烈地回应着莉莉萨的亲吻,主动将手放在她的腰处,终于开始自己挺着腰,将ROuBanG没进xia0x。

    啊,真的不太妙。处男的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

    兰德里克已经无法再专注于控制缰绳,他也和莉莉萨一样,被极致的r0U感x1引,脑中只剩下了r0U与r0U之间的活塞运动。

    莉莉萨。莉莉萨。莉、莉、萨。

    音节在他的心间轻颤,他在内心深处没有意义地重复着呼唤,连他自己也Ga0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再快一点、嗯!再重一点!”

    莉莉萨的手掌r0Un1E着他紧实的T0NgbU,推着他更加进入她。

    终于,在马儿跨越栏杆时,她随着重力向下坠,他为了控制马儿而躬身向前,g0ng颈口被gUit0u狠狠撞击,ROuBanG被尽数吞进。

    “哈、啊、啊……”“嗯呀……”

    在马儿跳到最高点的那一刻,他们同时达到了ga0cHa0。

    “不要忍耐,我的小王子。”

    莉莉萨伸出手臂,搂着他的脖颈,寻觅着他的唇瓣,与他接吻,温柔而热烈,仿佛会包容他的一切。

    兰德里克睫毛颤动,他犹豫了下,便热烈地回应着莉莉萨的亲吻,主动将手放在她的腰处,终于开始自己挺着腰,将ROuBanG没进xia0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