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富人偏Ai的安静宽阔的郊野里,莉莉萨从庄园里骑着一匹最俊的马儿逍遥而过,居高临下、若无其事地看着兰德里克,一如他曾经那样骑着马看着她,仿佛在一场心理的较量中占据了上风。

    这片安静而宽阔的郊野居民区成为了她表演的舞台,她与马儿身姿轻盈,彰显着她的高贵和优雅。

    被发现窘迫的模样让兰德里克又羞愧又恼怒,他曾经高高在上的姿态瞬间被打破。

    “没什么。看看风景。”他的语气不算糟糕,但他太要强,嘴y地这样说着。

    莉莉萨则微笑着走近,摆出一副温柔亲近的姿态。

    她对他说:“你确定?”

    温和之下是尖锐的刻薄,她挑了挑眉,看了眼已经瘪下去的轮椅轮胎,无情地让兰德里克困窘起来。

    话语带着一些戏谑,仿佛在强调她的掌控感。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在这一刻得到了更深层次的交锋。

    “不要你管——你!”

    兰德里克还没冷漠地斥责她时,就见莉莉萨轻巧地侧身下马,不由分说地大力拉起兰德里克,拽得他发痛,打断了他的话语。

    在这富人偏Ai的安静宽阔的郊野里,莉莉萨从庄园里骑着一匹最俊的马儿逍遥而过,居高临下、若无其事地看着兰德里克,一如他曾经那样骑着马看着她,仿佛在一场心理的较量中占据了上风。

    这片安静而宽阔的郊野居民区成为了她表演的舞台,她与马儿身姿轻盈,彰显着她的高贵和优雅。

    被发现窘迫的模样让兰德里克又羞愧又恼怒,他曾经高高在上的姿态瞬间被打破。

    “没什么。看看风景。”他的语气不算糟糕,但他太要强,嘴y地这样说着。

    莉莉萨则微笑着走近,摆出一副温柔亲近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