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在马路上行驶,林森森坐在后排望着窗外。

    司机兼保镖的郑丛在开车过程中时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大小姐的状态。

    车辆从CBD中心开出来一路向西,街景从车水马龙的城市繁华一下下变得山高云清的人烟稀少。

    终是在一处停下,原来是A市的公墓管理处。

    林森森一下车,郑丛便将太阳伞打在她的头上,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也连忙从电动门里跑出来迎接,“林小姐,都已经弄好了。”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林森森来到一座墓碑前,石碑上挂着白色菊花围成的花圈,刻着“父亲林大为”五个大字,周遭摆着不少人送的悼念花束将这座坟墓包围。

    “那我们就不打扰林小姐了。”工作人员很有眼力在这时离开,不打扰。

    林森森将墨镜摘下,从手包里拿出一份叠的四四方方的纸,郑丛及时从口袋里摸出防风打火机递过去。

    “字可能小点,您带着老花镜看吧。”林森森用打火机将这张纸一角点燃,火苗顺着纸张一窜而上,“可别太生气哦,这才哪到哪。”白色的纸张一点一点被点燃,直到全部烧完,林森森扬了扬手将灰烬扬走。

    “委托他们做的事的都订好了吗?”林森森侧头问道。

    车在马路上行驶,林森森坐在后排望着窗外。

    司机兼保镖的郑丛在开车过程中时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大小姐的状态。

    车辆从CBD中心开出来一路向西,街景从车水马龙的城市繁华一下下变得山高云清的人烟稀少。

    终是在一处停下,原来是A市的公墓管理处。

    林森森一下车,郑丛便将太阳伞打在她的头上,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也连忙从电动门里跑出来迎接,“林小姐,都已经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