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司出来后郑丛就一直一声不吭,虽然平时他们二人也是这样……

    林森森坐在后座,透过车内后视镜看着默不作声开车的郑丛,车内气压很低。

    “对不起。”

    二人异口同声,彼此听到都愣了一秒。

    “我应该保护好你……”

    “你在我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安全感。”林森森打断了郑丛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事情没完成之前……我不会让自己出意外的。”她看向车窗外,一辆辆车从她面前开过,一座座建筑向后退,记忆却像潮水一般涌上来。

    “她劲太大了!摁住她!”

    放学后的教室里,四五个男孩将一个女孩摁在四个小课桌拼成的大桌面上,女生校服裤子一只腿被脱了下来,其他被堆集在脚边。

    “别让她动啊!”为首的一个高个子男生,年纪看起来要比这些孩子略大一些,皮肤有点黝黑,他吩咐着其他人,“把腿给我固定好。”褪下自己的校裤,将平角内裤向下一拽,从里面掏出那家伙……

    “放开她!”14岁的郑丛拿着他自己宝贝的枯树枝子,从教室外面冲进来,像打地鼠一样,给这里面的男孩一人一棒子。

    “他妈的又是你!给我打死他!”

    固定着女孩的人松了手,纷纷跑向收拾这个“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