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秋家出来,齐不意看左右无人,嗅了嗅自己的手和领口,颇有经验地从书包里找到除味剂,开始对着自己狂喷。

    她身上留有Alpha的气味并不是什么大事。

    她哥知道,她最近跟之前救助了自己的志愿者还在见面。但她也知道,自己绝不能被他发现,那个所谓“好心”的救助者其实就是他最讨厌的安秋。

    齐不意喷了两三分钟,确认自己身上味道没那么大了才继续走路。

    她家和安秋在同一小区,走到前面那颗梧桐树,再过一个转角就到她家房子。

    齐不意走到转角,耳朵里窜进一段低声谈话。

    “……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你喜欢得太晚,别人才觉得有机会……”

    “小书!”nV方打断男人的话,语气惊异,“你怎么会这么想。”

    要命了。

    齐不意心中一个咯噔。

    这好像是她堂哥堂嫂。

    从安秋家出来,齐不意看左右无人,嗅了嗅自己的手和领口,颇有经验地从书包里找到除味剂,开始对着自己狂喷。

    她身上留有Alpha的气味并不是什么大事。

    她哥知道,她最近跟之前救助了自己的志愿者还在见面。但她也知道,自己绝不能被他发现,那个所谓“好心”的救助者其实就是他最讨厌的安秋。

    齐不意喷了两三分钟,确认自己身上味道没那么大了才继续走路。